大富豪上下分-30年前当红影星,因流氓罪入狱,改唱歌“造”30年来最大假唱案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7:27:50点击:1474

大富豪上下分-30年前当红影星,因流氓罪入狱,改唱歌“造”30年来最大假唱案

大富豪上下分,最近看到61岁的迟志强依然在跑活动,唱的依然是那首《铁窗泪》。

提到迟志强,大概是他经常演唱的《铁窗泪》反而更有名气一些。“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,手扶着铁窗望外边,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,何日重返我的家园,何日能重返我的家园,条条锁链锁住我,朋友啊听我唱支歌,歌声有悔也有恨啊,伴随着歌声一起飞,伴随着歌声一起飞”。

这首曾经在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歌曲,很多人都认为是迟志强在狱中所写,因此大为感动。其实并非如此。

迟志强确实在狱中呆了4年,作为一名“名演员”,这件事情对他的事业可谓是毁灭性的。

迟志强1958年10月16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,他从小就心软,很小的时候,在外面看见要饭的,他跑回家,把锅上蒸的一屉馒头都端出去给人家吃,自己回家挨揍;班上的同学家境苦,他把自己的铅笔送给人家,他妈妈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‘送人穷’。

1972年迟志强初中毕业,长春电影制片厂招收演员,他经老师推荐报名,通过层层筛选,成为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培训班的学员。

1973年,经过短期培训的迟志强就开始出演各类影片,在七十年代,他曾出演《创业》、《暗礁》、《济南战役》、《第二次初恋》等电影。

1980年,迟志强在电影《小字辈》中饰演公交车售票员小黄,他把这个消极落后、满腹牢骚、毛毛躁躁的小人物饰演的活灵活现。

由此片他获得1980年文化部优秀电影奖,他也因此和唐国强、刘晓庆、陈冲、潘虹、斯琴高娃等11名青年演员一起,共同获得“全国新长征突击手”的光荣称号,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。一时之间,迟志强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。

1983年,迟志强在《顾此失彼》、《潜影》、《夕照街》、《最后八个人》等电影中担任主演,并为日本影片《人证》配音。

这一年,电视、报纸、杂志,到处可见迟志强的报道。也是这一年,迟志强被抓。

1982年,迟志强在南京拍电影《月照中秋》时,通过剧组认识了省委车队的司机王某,结交了一帮“高层次的人”,成为了所谓的“哥们姐们”。

1983年,因为帮刘晓庆“一个忙”,他和一个“大姐”走到了一起,当时的他已有一名做空姐的女友。许多年后,迟志强曾说他与老大姐再没见过面,他也一直羞于告诉她,那一次,是他的第一次。

“尝到甜头”的他又与一名少女有了不合适的关系,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周以内,迟志强后来谈到这件事情,称这一周为“黑色星期”。其实这一切的发生,何尝不是因为他迷失了自己?

在这期间,因为他参加了这个小圈子里举办的“贴面舞会”,窗帘一拉,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一放,一群人就跳上了。按照迟志强的说法,不过是“我可以发誓,我们只是跳跳贴面舞,千真万确”。

在看不惯的邻居的举报中,已转去河北拍戏迟志强在宾馆被抓了。

1984年5月28日,迟志强因“流氓罪”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,他的空姐女友也与他分手。在监狱里,迟志强想到了死,几天不吃不喝不睡。监狱管教民警及时找他谈心;曾在电影《英雄儿女》中扮演王成的著名演员刘世龙远道而来,给他捎上长影厂党委书记黄世光的亲切问候,嘱咐他改过自新,争取立功减刑,早日回长影;曾在《彩桥》影片中扮演过迟志强“母亲”的江苏话剧团演员陈琳,专程到狱中看望他,“你虽然犯了罪,可还是我的‘儿子’,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……”

重新振作起来的迟志强,干最累的活,倾所学专长,帮助别的犯人……

“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 我没有响亮的嗓音 也不具有动人的歌喉 但我有一颗 诚挚的心 在这美好的夜晚 我要介绍这首我心中的歌 奉献给我的亲人和朋友 我曾站在铁窗前 遥望星光闪闪 那闪闪的星光就象妈妈的眼睛一样 让我低下头来悔恨难当”。

这是歌曲《铁窗泪》中的旁白,是迟志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,也是迟志强在《铁窗泪》中演绎的部分。

4年徒刑减刑一年半,迟志强提前出狱了。出狱后的迟志强依然回到了原厂工作,只不过要从车间做起。

这样干了一年左右,迟志强获得出出演电视剧《二等巡官与马车夫》男主之一的机会,在拍摄现场,他哼唱自己在狱中所做的歌曲时被音像公司的人听到,由此录制了《铁窗泪》。

不过当时录制时的原创并非迟志强,他只是念了旁白,出于各种原因,真实演唱者其实是翟惠民,但大概是因为迟志强名气比较大,人们只记住了迟志强。

据说翟惠民也曾与迟志强相遇,场面非常尴尬。

迟志强的专辑卖的很好,专辑发行量达1000万盘,如今听来俨然是一个天文数字。但是2012年,制作人周亚平突然爆料,这些“囚歌”根本不是迟志强唱的,演唱者其实是长春歌手翟惠民!随后迟志强也向记者平静地承认此事,也说明了幕后的“真相”:当时自己前往西藏拍戏,急着出磁带的电影制片厂擅自请翟惠民演唱了“囚歌”。

翟惠民也喊冤:当时他们说做的就是我的专辑!长影还给我道过谦呢!

整件事情被称为中国30年来最大假唱案。

其实两人都挺冤的,这一切都得“归功于”幕后推手。说实话,我真的没有想到,在80年代就已经有这般人,这般操作了。

虽然,迟志强没什么错,但这事给本就已经没什么名气的迟志强再添一记重拳。

回到80年代,迟志强不但获得了重新演戏的机会,专辑发行量还达到了1000万盘的惊人数字,可是好景不长,“囚歌”火了还不到一年时间,就有人提出迟志强是把一种畸形的情绪带到了社会上,他是“卖弄自己的苦难骗取听众的同情”。“囚歌”从巅峰到低谷,遭到批判和质疑。再次经受打击的迟志强心灰意冷了,几次大起大落让他决定彻底离开舞台,下海经商,一去就是十几年。

不过这些年,他还会定期举办演唱会、歌友会,所到之处必定引起全场合唱。

幸而他的家庭还算美满,1986年,他在电影院意外认识了在某电视机厂工作的池代英,1988年5月21日迟志强和池代英结婚,并定居杭州。

1989年9月,儿子迟旭南出生。迟志强的儿子迟旭南如今是一名律师,对此迟志强表示,自己因为吃了不懂法的亏,在狱中的时候就想改行去做律师,所以说儿子也算是“替父从军”了。

迟志强半生颇具争议,他形容当年:我是一个接受者……命运跟我开的这个时常要让我哭出来的玩笑。

不得不说,迟志强在文艺方面是极有天份的,他塑造的人物都颇经典,真才实学有,《铁窗泪》等也确实是他原创并属意自唱的。

某著名杂志在跟访过迟志强后,给他的评价是:“迟志强的人生虽历经磨难,却始终如一的真诚、善良。在种种的顺逆荣辱中,他的热情和坦荡,他对生活的严肃和乐观,他对事业的无限挚爱,保持的那么顽强,顽强的成了一种本色。”

说实话,他这半生,真的就像是命运的一场玩笑。

威廉希尔线上娱乐